您的位置: 主页 > 数据 >

【第四类发动】最终章——死活变动 原创: 数据

  本章的开始,我们必须重新回顾一下经济危机的历史了。各位都已经知道了,经济危机的本质就是消费力不足,1820年代的全球第一次经济危机,依靠残酷的殖民掠夺才勉强度过;1900年代的第二次经济危机,则连续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并带来了三种政府主动干预经济的模式:德国的NC模式、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与美国的总统动员模式。

  NC模式在德国战败之后就销声匿迹,没有在其它国家复制。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则不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它将所有行业的经营利润都收归国有,然后被国家用于各种投资和福利之中,恨不得国家还要发行国债来扩大投资规模,利润不会被资本家隐藏起来,因此苏联也就没有消费力不足的问题。当然,社会主义模式的问题在于效率低下以及创新能力不足,举国体制固然可以依靠一声令下,发展出发达的军工行业,不过军工技术不讲究成本和效率,苏联的经济模式,也决定了它很难将军工技术转化为低成本高效率的民用技术,因此在民用技术领域,苏联一步步的落在了美国后面,并将会在1990年代带来整个社会主义模式的崩塌。在美国这边,二战之后,总统动员体制逐渐弱化,但由于冷战的影响,美国总统必须长期直接应对来自苏联的战争威胁,也依然拥有远远超出欧洲诸国首脑的行政权力,受议会的制约较少,因此也依然保持着强大的干预经济的能力。

  二战之后,整个欧美世界很快就再次面临消费力不足的威胁,小规模的经济衰退持续发作,1957-58年首次发作,1973-1975年再次发作,1980-1982年又发作了一次,每次都让欧美世界狼狈不堪。到1982年的时候,美国的失业率已经上升到10.8%,同时为了抑制通胀,美联储将联邦基准利率提高了18%的惊人程度。没有啥企业能达到这种利润率,所以企业的投资欲望被全面遏制。没有投资当然也就没有了消费,就当时的局面来说,虽然还达不到危机的程度,不过美国人民的日子也已经不算好过了。如果欧美世界找不到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的话,那真正的危机,很快就要降临。

  好在这个时候,美国突然横空出世了一位旷世奇人,罗纳德里根于1981年就任美国总统,开始启动一连串的变革。他的措施包括,1、督促美联储降息,从18%降到了8%;2、启动星球大战计划,政府鼓励高科技投资,并将大量的军事技术低价乃至是免费送给民营企业,并为大量的科技企业提供低息资金,促使其将低效率的军事技术改进为高效率的民间技术。星球大战计划带来了美国的信息技术革命,精密芯片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相互推进,并将全人类带入了全新的信息时代。3、为了解决星球大战计划所需的资金问题,里根脑洞大开,他改变了美国国债的传统只在美国国内销售的方式,将国债卖给全世界。他这种创造性的举措,终于成功的将美元国际化,变身为国际货币。凡是购买了美国国债的外国政府和机构,都指望着美国政府能够还本付息,并且美国国债价格还要能够维持下去,不发生暴跌。因此它们都愿意多跟美国做生意,把自己的手里的货物都卖给美国,以挣取更多的美元,然后拿着这笔钱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在数据上,1985年由外国政府和机构持有的美国国债比例占比13%,1990年上升到18%,2000年28%,再到2010年,甚至达到了峰值的45%。这个峰值比例一直维持到2015年,才转而下降,2018年降至38%。事实上,这意味着美国以持续膨大的国债为基础,向全世界输出购买力。记住这里的转折点,2015年,后面还会专门讲述这个问题。4、在打通了“以债为锚”的印钞通道之后,里根总统手里财源滚滚,对税收不再依赖,因此他启动了连续的减税措施,以充实民间的购买力。这一套组合拳下来,美国经济迅速复苏,并成功的带动了整个欧美世界的经济发展。

  里根对经济的干预,乃是罗斯福之后,美国的总统动员模式再一次发挥作用,其效用也是立竿见影,成功的令美国保持住了全球第一的经济地位。对于欧美经济的强劲复苏,苏联根本就没有预料,对于全新的信息时代的到来,更是束手无策。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如果只是按既定的方向发展经济,把欧美已有的技术拿过来,古老的经验复制一下,总是能取得令人惊叹的成就。然而当整个世界开始启动全新的信息技术革命,社会主义模式的低效率问题就爆发了出来。在80年代之前,苏联还能凭借原始的晶体二极管技术,在政府不计成本的推动之下,搞出所谓的高性能军用电脑,跟欧美勉强还能一较短长。但是伴随着全球进入物美价廉的芯片时代,个人电脑迅速普及,欧美世界的生产效率迅速提升,苏联连紧跟的能力都没有。它的军事科技确实强悍,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法转化为民用科技,因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低效国企,在强势的欧美企业的围堵下一家家的倒闭。欧美那些已经进入全面配备个人电脑、进入信息时代的大型企业集团,去迎击还靠纸笔进行原始计划管理的苏联国企,这简直算是降维打击。苏联方面确实想过彻底的闭关锁国,阻挡欧美商品的入侵,但又根本做不到,苏联与欧洲的地理链接实在是过于紧密,连关上大门的可能性都没有,走私猖獗到整个边境都成了筛子。

  到1991年,苏联经济在整个欧美世界的围堵之下,基本上算是弹尽粮绝。在这个时候,中国已经启动改革开放,放弃了与苏联合作,也没有在最艰难的时刻帮上一把,于是到了1991年12月底,苏联轰然倒塌,社会主义动员模式自此不复存在。美国的总统动员模式带来的信息技术革命,也因此最终击败了低效守旧的社会主义动员模式。剩下的悬念,就是美国这一套被反复验证有效的总统动员模式,与我大中国的财富动员模式,到底孰优孰劣。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2015年底,美联储突然结束已经执行多年的宽松路线,转而加息缩表。在这里我们必须知道的是,任何债务都必然有其上限。里根虽然创造性的发明了让美元国际化,让全世界一起来买美国国债的“以债为锚”的印钞方式,突破了美国国内的财力限制,但是美国政府所能够承受的国债规模,始终都是有上限的,一旦临近美国政府都连利息都背不动的当口,那么这整套模式,就会立刻转向。在数据上,1980年美国国债规模9000亿美元,1985年1.8万亿美元,1990年3.2万亿,1995年5.0万亿,2000年5.7万亿,2005年7.9万亿,2010年13.6万亿。到2015年底的时候,已经达到18.8万亿的规模。

  在这个时候,美国国债已经开始触及上限了,美国联邦政府每年光国债利息支出,就超过4千亿美元了。而美国联邦政府2015年的财政总收入也就是3.2万亿美元,这意味着超过12%的财政收入都要拿来支付利息,但是美国人民也要福利,要医疗教育养老,要基建配套,要失业救济,这些都是要钱的。现在美国政府负债负到连利息都要付不起的程度了,到这个时候,美国政府终于决定改弦更张,放弃自己的全球经济责任,不再扮演全球购买力的最终提供者的角色。奥巴马总统还遮遮掩掩的,不太敢公开喊出让美元和产业回流的口号,到2017年初川普上任,将一切都直接摊在了台面上,没事就在推特上跟不愿意将产能撤回美国的苹果和福特的总裁们公开怄气。同时,从奥巴马总统开始,就一步步放开了对美国国内汽油与页岩油等能源开采行业的所谓环保限制,川普总统甚至还因此直接退出了国际环保协定,美国自此变成了能源纯输出国,不再消耗巨额美金去向中东和南美国家购买石油。美元的流出通道,被一条条的堵死,一场全球性的经济大动荡,就此到来。

  危机首先在委内瑞拉这样高度依赖美国提供消费力的国家爆发。美国大幅减少对委内瑞拉的石油需求之后,委国自此丧失了稳定的美元来源,其本国货币信用原本就是建立在持续的美元流入基础之上,现在美元停止流入,委内瑞拉的货币当即崩盘,年通胀率能达到一千多倍。如此连续四年下来,委国政府发行的货币已经变成了垃圾,委国经济已经退化到了以物易物的原始阶段。也就是这种南美国家还算物产丰富,人口也不算多,老百姓在山野田地里总能找到一口吃的,所以日子也还能勉强熬下去,这要是放在其它资源稍微匮乏一点的国家,早就遍地饿殍了。

  接下来的国家坍塌事件,就是新一轮的多米诺骨牌游戏。阿根廷、巴西、阿塞拜疆、尼日尼亚、蒙古、土耳其……最新的名单是伊朗。它们的经济崩塌的共同原因,都是美元撤离,造成本国货币信用体系坍塌,从而引发物价飞涨,社会消费能力也因此剧烈萎缩。至今为止,这些国家的经济都没有任何复苏的希望。没有了持续的美元流出,全球的购买力根本无从维持,经济危机的利刃,就此斩了下来。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美之间的矛盾,终于被摆在了场面。中国凭借强大的基础制造业的出口能力,一直以来,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国。美国人的日常生活,根本就离不开中国生产的价廉物美的服装鞋袜和家居用品。2018年,根据中国这边的统计口径,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3233亿美元。而根据美国那边将所有七兜八绕的转口贸易都计算在内的全面统计,美国对中国的总逆差规模超过4000亿美元,并且还呈现逐年扩大的趋势。就这种数据规模来说,跟美国全年的国债利息支出规模也差不多了,对于一心打算放弃全球责任的美国来说,每年让中国挣走这么多美元,还线月开始,中美之间爆发了剧烈的外贸冲突,并一直绵延至今。

  说到这里,我们已经理解了美国那边之所以挑起中美贸易冲突的最深层次的理由:美国政府已经无法承受美元继续流出的后果了。川普总统在里根之后,开启了第三次的总统动员模式,他必须要穷尽一切努力,维持住美国经济的活力,在即将到来的全球第三次经济危机面前,跑在中国、欧洲和日本的前面。他不需要克服危机本身,事实上,人类的经济学理论至今为止都简陋不堪,所有的经济干预手段,都只能延缓危机,而不能真正克服危机。川普需要做到的,仅仅只是跑在前面,试图让跑在后面的中国、欧洲或者日本这样的大体量经济体先死,喂饱危机之狼。这样,他就能从容的回过头来,吞噬牺牲者的残尸。

  欧洲国家现在基本上已经放弃治疗了。它们的问题在于社会福利负担过重,并且由于扯淡的欧式议会民主制度,它们严重缺乏应变能力。虽然明白人都知道整个世界的走向不一样了,但是依然沉浸在此前的繁荣岁月的迷梦里不能自拔。欧洲大陆第一大国,德国的经济现在已经开始展现出萎缩趋势,今年一季度德国经过季节调整的GDP同比增幅0.4%,到二季度变成了-0.1%。至于第二大国法国,则已经沦落到全国暴动的惨淡局面里了。法国政府早已承受不住社会福利负担,尝试了一下削减福利并提升税收,立刻遭遇全国人民的暴动反抗,黄背心运动如火如荼,至今都没有真正平息。然而更离谱的是,即便国家财政普遍处于破产状态了,欧洲大陆国家的国民依然普遍真诚的欢迎中东难民前来作威作福,同意政府支付巨额开销维持难民的奢侈生活。国家在难民问题上表现得稍微不积极一点,这些小清新国民就要跳出来痛骂政府。这种事简直是匪夷所思,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欧洲大陆那些小清新民众的奇特心理。

  由于欧洲大陆已经整体处于没脑子的状态,所以一直以来对融入欧洲大陆保持高度警惕的岛国英国,终于公投决定脱离欧盟。英国的前任首相梅女士有点搞不清状况,扭扭捏捏的试图搞出一份名义上脱欧但事实上依然遵守全部欧盟相关义务的假脱欧协议,结果遭遇了英国上下的集体痛骂,于是黯然下台。新首相约翰逊于7月下旬就任,上任后第一句话就是:即便是跟欧盟达不成协议,也要赶紧脱离欧洲这个乱摊子。这就是标准的切割与自保行为了。

  而在日本这边,首相安倍晋三自2012年出任首相,已经连续任职7年,算是彻底终结了此前日本纷乱的政局。安倍首相一手主导的安倍经济学,其实质就是强化日本政府干预经济的能力,大规模发行国债,并大规模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致力于将基础产能回迁日本。安倍首相的举措得到了日本财阀集团的鼎力支持,他主持发行的国债,超过9成都被日本本国财阀系统认购了下来并长期持有,在国际市场上流通只有不到1成。整体来说,安倍经济学高度类似于美国的总统动员模式,他团结起了国内绝大多数人的力量,整合了资金与产业资源,整个国家逐渐形成了强大的合力,所以面对韩国近期的民族主义挑衅,日本的反击有条不紊,先是对韩限制关键原材料出口,接下来取消其外贸信任名单,一步一步,将韩国逼得狼狈不堪。恰恰是由于安倍经济学行之有效,日本国债被视为是与美国国债类似的最安全的债券品种之一,属于避险债券,一旦国际形势有任何风吹草动,国际游资立刻就要抢购,那是分分钟涨价涨得令人头晕目眩的。

  当然,对中国来说最幸运的是:在美国那边,川普总统推行的第三次总统动员,在其国内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川普是地产商人家庭出身,在共和党内没有任何根基,其之所以能够成功上任,凭借是其竞选纲领中,对世界形势已经面临生死逆转的精准认知,以及他所宣布的一系列的应对措施,包括以减税的方式促使资金与产业回流、大基建投资计划、全新的医保福利计划、以及对难民的严格封堵与移民筛查措施等。

  到现在这一刻,我们总结川普的成绩。他在2017年底实现了减税,鼓励美资企业留存在国外的利润回流美国本土,这笔利润的总规模大致上是3万亿美元左右。从2018年一季度开始,这些利润开始大规模的回流。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估算数据,每个季度回流资金在2000亿-3000亿美元之间,到今年年中的时候,已经有约1.3万亿美元回流美国。然而出乎川普总统意料的是,这些回流资金并没有投入到实际的生产领域。事实上确实有大量的企业搬离中国,但它们并没有回归美国本土,而是转去了越南、柬埔寨甚至是紧邻美国的墨西哥。回流资金没有去处,于是转而开始大规模的回购自己的股票,从而推高股市,吹起了前所未有的美国股市大泡沫。2018年全年美国股市的股票回购规模超过9000亿美元,今年上半年又超过了3千亿美元,这意味着回流美国的资金,基本上全都进入了股票回购领域。这真是一件尴尬到异常的事。到现在这一刻,美国股市已经被推高到了一个令人尴尬的高位,道琼斯指数被推到惊人的27000点之后,终于没人敢继续这么推了。在全球经济面临生死转折的当口,再这么推下去,这个泡泡就要爆了,于是回流资金开始转身去债券市场买美国国债。其中长期国债量又大,买回来又能长期放着,不需要频繁换手,所以最受这些回流资金的欢迎,这么一折腾的结果,就是市场上的美国长期国债被抢到缺货的程度,价格一路狂飙(相对应的就是利率一路下跌),终于导致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果:长期国债与短期国债出现倒挂,长债的利率比短债还低。

  (2018年6月,川普参加富士康美国工厂奠基仪式。后来该项目建设过程中由于环保限制,以及苹果拒绝向其发布订单,因此进展非常缓慢。)

  对川普而言,他如果不能真正的促使基础产业回流,在美国国内恢复足以相对自给自足的完整的产业链,就算是一种失败。到现在这一刻为止,以苹果为代表的大型美资企业,大多数都没有表现出对川普的这一次总动员的尊重。美国的大型财团,也大多处于中立略偏向于支持总统的状态,没有表现出破釜沉舟支持总统的决心。这其中的关键在于,基础制造业一旦丢失,想要重建的难度简直超乎想象。美国的铁锈地带已经沉寂了近20年,当年的技术工人现在都已经白发斑斑,新一代的技术工人都需要从头开始培养,而且也还不知道找谁来培养。黑人群体等有色人种的失业率普遍在20%左右,乃是美国最大的不安定因素,他们是否愿意放下身段,将自己培养成熟练的受人尊敬的技术工人,这是谁都不敢打保票的事。就这样的情况,想要让高炉重新烧起来,流水线重新转起来,川普总统的动员能力实在是不足。

  至于川普总统的其它动员计划,实施起来更是困难重重。美国版的1.5万亿大基建计划,在联邦层面通过了,在各州的推进过程中遭遇了巨大的阻力,类似环保审批通不过、各州政府压根就不同意启动基建计划等破事,层出不穷。奥巴马的旧医改方案被川普第一时间废除,但是川普版的新医保方案迟迟不能出台,甚至连能够提交议会讨论的成熟方案都没有。移民领域,川普确实收紧了审批,但是对于从墨西哥越境而来的难民,川普尝试建墙封堵的努力遭遇到了巨大的挑战,现在也还有声势浩大的反对声浪。整体而言,美国国内现在根本谈不上形成合力。川普总统的总动员计划,实施起来的难度大得超乎想象,逼的川普没法子,于是整天在推特上给自己的政策辩护,算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精通自我辩护策略的国家元首。

  在这样的背景下,川普发起中美贸易冲突,其实也是一件很尴尬的事。给中国商品加关税,中国这边固然要承受商品价格提升从而削弱产品竞争力的后果,但是在美国人民那边,同样也要承受物价上涨的后果。这种注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关税大战,比拼的就是双方的整体动员能力。动员得越好,能够承受损伤的能力就越强。现在看起来美国那边的准备也算不上充分,动员能力很是一般,然而麻烦的事情在于,我大中国这边,情况其实也不算乐观。

  我大中国的财富动员模式,其核心就在于赋予每一个个体以发财致富的希望。这种希望绝对不能被剥夺,也就是说:社会的上升通道绝对不能被完全堵死。一个标准的中国打工仔形象是:高中或职高毕业,掌握文史数理化的基本常识,经过简单培训就能胜任装配线上的精密操作。这种平均素养,将全世界乃至是美国的技术工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这些被中国企业家视为草芥的普通打工仔,只要稍加培训,在欧美国家是可以被作为精英工程师看待的。而他们之所以愿意忍受枯燥的流水工作,忍受低薪,忍受长时间且无休止的加班,其原因在于:他们始终心存希望。他们每天都会计算自己存下的那点钱,每年存上小一万块,5万、8万、10万,这样一年年的存下来,也足够他们开一个小饭店,开一个小卖铺了。然后他们又会开始憧憬这些小店的经营流水,越做越大,最终发财致富,走到整个社会的最上层。虽然真正能从打工仔摇身而变为成功的小老板的事情,也并不算很常见,但是总归是一种希望。打工仔们口口相传,举出发了财的同村的邻居、高中的校友、宿舍的工友作为榜样,这些成功案例让打工仔们相信,只要努力奋斗,希望就会实现。而现在还没有实现发财致富的梦想,那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努力。只要全社会的消费还能维持增长,打工仔的希望就总是存在。就算未来打工仔们的小老板梦不能实现,他们拿着自己辛苦积累的十万存款回乡,也算是一笔还过得去的积蓄,足以在老家的镇上买套房,过上令乡亲们羡慕的生活。

  在这样的背景下,治理我大中国其实是很简单的事:小心呵护我大中国国民的消费能力就行了。虽然工业时代的本质就是消费力不足,不过我大中国在2000年之后才开始走上工业化的道路,到现在也才不到20年的事,按常理来说,资本家群体积累的财富必定有限,贫富分化情况再怎么料想,也严重不到哪里去。欧美各国都是老牌工业强国,贫富分化的局面早已形成,并且无从逆转。而我大中国在2000年的时候才从零开始推进工业化进展,有足够的空间精细的调整收入分配,细心呵护老百姓的消费力,阻止恶性贫富分化。再加上我大中国实施第四类动员模式,政府的福利负担极低,节省下来的财政资金,完全可以用来补贴最底层收入者,以此补充全社会的消费能力。这样看起来,我大中国本来并不畏惧第三次经济危机的到来。即便危机真的来了,我国也可以轻易的跑在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前面,轻轻松松的等着吞噬它们的残尸。

  麻烦在于,我大中国接下来连续走了两步弯路。第一步弯路,乃是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期间,我大中国启动四万亿投资计划,放开地方政府的借债限制,鼓励地方政府启动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仅仅到了2013年,地方债规模就从无到有,剧烈膨胀到了16万亿,这还没计算那些通过地方上的壳公司借回来的同样数以十万亿计的隐性地方债务。而对于这些地方债的收支使用,我大中国又严重缺乏有效的监管手段。后来的结果,聪明的读者们当然可以想到:根据零售业务做得最好的招商银行历年年报数据,其金葵花客户资产规模占全部私人客户资产规模的比值,2007年为55%,到2018年上升到82%的惊人水平;而金葵花客户的数量,只不过占其私人客户数量的2%而已。2%的客户,吃掉了82%的财富,对比起来,美国那边的现状数据也就是前10%的人口占据了71%的财富,比中国的情况缓和得多。

  而第二步弯路,则在于房地产市场的逐步失控。(相关文章详见:【七个钱包都空了】2019上半年购房负债水平测算)2008年中国城镇居民会将56%的收支结余拿来买房,此后这个比值逐年上升,到2014年,也就是启动地产去库存的前一年,这个比值已经上升到83%。这个比值已经很高了,老百姓其实已经不太能背得动房价继续上涨了。但是当年度的地产市场萎缩让所有人惊慌失措,于是地产去库存政策出台,老百姓的购房支出占比逐年提升,到2016年就达到了95%,再到今年上半年,已经到达111%的惊人水平了,这意味着老百姓的棺材本都拿出来买房了。

  七个钱包都被掏空的结果,就是消费力的剧烈萎缩,今年城镇居民的消费支出增速已经下降到6%的历史最低水平。消费力的整体萎缩,当然也会带来相关领域投资额的剧烈萎缩。根据国家统计局经过内部修饰过的数据,2018年批发零售业固定资产投资额同比下降22%,到今年上半年再次同比下降24%。而在居民服务业那边(电器维修、美容理发等),同样是根据国家统计局美化的数据,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萎缩14%,今年上半年继续萎缩11%。至于住宿餐饮业,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下降3%,今年上半年降幅扩大到了8%。这一连串的数据,意味着底层打工仔的创业梦想已经被击碎了,他们已经不可能再摆脱自己打工仔的身份。甚至,更可怜的是,由于2015年之后四五线城市郊区的镇街房价同样暴涨了一通,他们拿着自己辛辛苦苦存下来的十万块钱的积蓄,甚至连首付都交不起了。这两个弯走下来,再加上严格的环保审查措施之类,我大中国底层国民的致富通道,居然就这样被一条条的堵上了。

  我们现在总结起来看,美国那边现在面临的核心问题,在于川普总统的动员能力严重不足,他始终无法整合起两党的力量,现在上上下下都视其为洪水猛兽,连坐下来好好聊天的可能性都没有。但是无论如何,川普的动员能力虽然不足,不过好歹也还具备一定的动员能力。而我大中国面临的问题是:我们的财富动员机制已经濒临失效,并且在短时间内,也没法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动员机制来替代。就这样的情况,如果真要跟美国打成持久战的话,结果如何,已经不言而喻。

  在本文的最后,按惯例,我要留下一个光明的希望。就现在的情况,想要在短时间内增强我大中国国民的凝聚力和抗击打能力,这还真是有很多办法可以想。现在就可以尝试的动作,就是立刻补上我们的福利短板,建立起覆盖城乡的教育、医疗、养老与失业救济这四项福利体系。至于资金来源,就是我们今年计划用于基础建设投资的那4万亿地方债资金。基建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早已被公认很弱了,不如建立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的教育全免费制度;大病医保实现城乡范围内的全覆盖;城乡居民都能享受养老金福利;失业人士可以方便快捷的申领到救济金,并且可以申请免费的职能技能培训。这一连串的措施,根本不需要花费4万亿,简单测算的结果,有两万亿也差不多了。但是这样的系统性的福利制度,足以凝聚人心,让老百姓不再有后顾之忧,可以安安心心的努力工作报效国家。

  倘若如此,我大中国还能坚持下来,能够有机会,等着已经放弃治疗的欧洲大陆国家,死在我们前面。唯愿天佑中华!向各位传播本文的读者致礼!

本站文章于2019-10-05 21:51,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第四类发动】最终章——死活变动 原创: 数据

Tag: 数据


标志 > 德天电子

原理| 电子| 设计| 程序| 开关| 设计| 数据| 参数|

网站备案号: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版权所有:德天电子

Tag标签 网站地图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

Copyright 2015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